字号:

问道传 第一百二十章:老君赶来,理应如此

时间:2020-10-16 04:36 作者:゛蒹葭苍苍。 手机订阅 参与评论(0) 【投稿】
文 章
摘 要
问道传 第一百二十章:老君赶来,理应如此

顾焱哼了一声,一挥袖子,作势离去,这天将松了一口气,若是这小祖宗硬闯琼华宫,他也吃不了兜着走,没想到顾焱猛地转身,一扬手,霞光一闪,一片金色凤蝶携着星星点点的霞光朝着他们扑了过来,转眼间便到了眼前,天将下意识放出灵力屏障,这凤蝶却不似实体一般穿过屏障,直接扑到了其面前,钻入体内消失不见。

随即他便陷入无穷无尽的重叠梦境,扑通一声倒在地上,其他八个天兵也纷纷倒地。

看着他们纷纷倒地,顾焱露出满意的笑容,这轮回一梦,他总算是没有白修,在没有防备知晓前,简直是杀人越货的妙法,顾焱却并不会伤害他们,最多消去他们的记忆而已。

望着琼华宫殿门闪烁的灵光,定是下了极厉害的禁制,顾焱一个闪身到了那天将身边,蹲下身子,开始在其身上摸索起来,摸到了储物袋与一块五色玉牌。

他试探着催动这五色玉牌,玉牌渐渐透出光芒,殿门上的灵光禁制也随之闪烁,应该就是此殿的禁制令牌,至于那储物袋,顾焱看也没看的便又塞入了天将怀里,他可没有打家劫舍的爱好,且这天兵天将与他无冤无仇,搞不好还会因为自己备上看护不力的罪名,但若是有人不长眼的来犯,也自然不会放过。

朝着玉牌打了一道法决,这玉牌迎风而涨,化作磨盘大小,发出嗡鸣之声,随后朝着琼华宫的殿门上一扣,殿门上的禁制便缓缓散去,玉牌也恢复到正常大小,顾焱玉牌摄到手中,正要松一口气时,却见这门上散去的霞光忽的整合,化作了一条五色巨龙,朝天怒吼一声,而后砰的一声巨响,化作了一道绚丽的五色烟花。

顾焱心中一紧,暗骂这布下禁制之人,如此大的声响,若是旁人听不见那便是笑话了,不多时,便会有天兵天将前来将这里围的水泄不通,插翅也难逃。

知晓时间紧迫,顾焱便直接推门而入,原本在殿内调息打坐的太乙真人也睁开眼睛,连忙起身来,见到太乙真人无恙,顾焱总算是松了一口气,上前拉着太乙真人便往外走,“师父,快跟我走!”

没想到太乙真人却摇了摇头,“焱儿你不必来救师父,师父一切无恙,你快走吧,这里有我来收拾。”

顾焱疑惑起来,师父向来不是迂腐之人,怎么今日性情大变,“师父被困天庭之事,弟子已经告知掌教大老爷,他老人家已让我等准备相关证据,届时便可助师父离开天庭了,弟子此行前来,乃是金光师叔与赤霞师叔之意,一来是防止有人暗算师父,二来以便在关键时刻接应您。”

太乙真人略皱眉,轻声训斥,“胡闹!金光师弟莫非也糊涂了,区区小事劳烦老君的大驾?既然我等道门五圣共同推出天庭,自然有他存在的道理,我等既为三界之一,明面上自然要按照如今的秩序行事,不然天威何存?”

“此事背后极有可能是太虚大人在幕后推动,我等怀疑魔族中人正在算计师父性命,如果师父坐以待毙,恐怕后果不堪设想!”说着,顾焱还往后看了一眼,心中有些着急,再不走来,便真的来不及了,若是能够打晕太乙真人将其带走,他会毫不犹豫下手。

“糊涂!”太乙真人仍是不为所动,“为师既然愿意在此,自然另有打算,更何况,我等已经通知逍遥仙,若是魔族敢趁机露面,必叫他来得去不得!”

顾焱心中几乎郁结的要喷出一口血来,太乙真人反常的厉害,若不是顾焱仍能感受到太乙真人的气息,他便要认为太乙真人已经被什么妖魔鬼怪给夺舍了。顾焱继续游说,“弟子岂能眼睁睁的看着师父平白遭受他人算计?太虚大人此人诡计多端,又深谙我五派与天庭的纠葛,一旦被其挑起纷争,恐怕……”

还未说罢,顾焱心中一沉,他已经感觉到数道强大的气息到了殿门前,诸多天兵天将将这琼华宫围的水泄不通,为首的正是在云霄殿出言嘲讽太乙真人的神将,顾焱看了一眼太乙真人,太乙真人嘴唇蠕动,正要传音时,却见顾焱一闪身便到了殿门前。

神将堵在顾焱面前,面色极为严肃的道,“好胆!本座奉命前来查看此处守卫,没想到尔等竟敢劫人!天兵天将听令,拿下此人!”

“我看谁敢!”顾焱怒喝道,身后忽的浮现一个三尺来长的金红色光轮,其上符文流转,视之大有头晕目眩之感,其双眼变得金黄剔透,头顶也浮现出一尊巨大的朱雀虚影,冷冷的盯着下方的天兵天将。

这下子便将他们给唬住了,天兵天将倒吸了一口凉气,朱雀一脉他们可惹不起,便纷纷不做声,并无一人上前。

其实顾焱心中也在打鼓,他性子平和,素来不喜欢仗势欺人,但是如今不把身份挑明,后续麻烦便大了。

为首的神将正要发怒,却见一股极大的威压震慑了下来,在场之人身形都无法动弹,似是被施展了定身法一般,顾焱也是如此,朱雀虚影和光轮不由自主的回到了身体,他背上出了细细的冷汗,此等威压,定是圣人级别,希望是太上老君及时来救场,而不是惊动了玉帝。

果不其然,还是遂了顾焱的心愿,只见太上老君身着身金色仙鹤道袍,头戴紫金冠,脚踏金色祥云,飘飘然的落在了顾焱身前,将其牢牢护在身后,护短之意极为明显,“区区小事,竟劳得各位火拼,长本事了啊?”

老君轻哼了一声,在场之人却是如蒙大赦,身上的威压已然消失不见,众人纷纷行礼,顾焱垂首行了一礼,“师祖安好。”

为首的神将也上前行了大礼,“老君在上,请恕末将甲胄在身,不能施以全礼!”

太乙真人也出了琼华宫,朝着老君行礼,“师叔……”

却见老君摆摆手,“行了,你先回山门,本座这就和去玉帝说一声,你就安心回去吧。”底下的神将猛地抬首,想说些什么,但又咽到了肚子,不敢触怒老君。

太乙真人再行一礼,便要离去,见事情已经解决,顾焱松了一口气,便欲跟上师父的步伐,老君道,“你们两个,跟玉帝说一声,本座在大罗宫恭候圣驾。”随后随手一捞,将顾焱拘在了身边,“你也随我来。”

顾焱虽是有些不解,但也没有发问,随手将之前的几位天兵天将所中的秘术给解了,朝着太乙真人眼神示意,,太乙真人看到后,点了点头,示意其安心,便大步流星的离去,老君也随手一挥,霞光闪烁之间,两人已经不见了踪迹。

……

待顾焱回过神来,二人已是到了一处古朴的殿内,老君端坐在上方,极为和蔼的说道,“你先前为太乙真人奔波忙碌,本座一一看在眼里,难为你了!”

“此乃晚辈应尽之意,理应如此。”顾焱不卑不亢的回道,关键此事的最终的源头还是因自己而起,牵连到他人已是不该,更何况还是师父,再不劳心劳力,岂不成了禽兽之属?

……

(未完待续)

手机看攻略,电脑玩游戏两不误!
加点再也不需要切来切去啦~
下载17173APP
【专区_《问道》】最新消息第一时间推送给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