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号:

风月谷白素背景故事 我一直在等他回来

时间:2016-01-26 15:14 作者:我是小千哥哥 手机订阅 参与评论(0) 【投稿】
文 章
摘 要
是谁在风中低吟,如水的诗篇,歌者的心事,尽付瑶琴。我以为我的降生,是为了叙说一个自己的故事,却不知,来来去去,我只是在见证别人的故事。

是谁在风中低吟,如水的诗篇,歌者的心事,尽付瑶琴。我以为我的降生,是为了叙说一个自己的故事,却不知,来来去去,我只是在见证别人的故事。

我在风月谷,一个浪漫的地方。这里,有专司姻缘的月老,有情人铭心的同心锁,有象征两相团聚的圆月,有多情弥漫的流瀑,有相印佳人面色的粉桃,有出水明晰的娇荷,有一对又一对的情侣前来定终身,有一对又一对的夫妻前来忆前缘。我就在这里等待,等待我的他归来。

相遇其实很美。那一年。夏。晴。我在水云间采莲子。碧水,莲香。我禁不住放下竹筐,整理发丝。就在那一瞬间,是他匆匆掠去的身影,如火的热情,洋溢在飞扬的扇面上。我却微恼,衣裙下摆浸在了水中。捞起,拧干。正欲起身离去,却是他去而折返。

“小生唐突,惊着姑娘了。”他抱拳颔首,翩翩君子般。

我欠身回礼,挽起竹筐,碎步离去。换到别处,继续采莲子。脚下湿滑,险些跌入池中,抚胸输气,好险好险。

“我来为姑娘排忧吧。”转头,迎上一团火色,是他追了过来。修道之人吧?的确不一样,蜻蜓点水般穿梭于水面,羽扇挥舞莲子飞洒空中,我心道:哎呀,这不是浪费么,看那莲子就要落入水中。却不然,他在飞旋转身之间,莲子尽数转向,最后在我手中竹筐中堆叠。我轻启朱唇:“多谢公子。”

信步离去,耳后传来他的声音:“我乃乾元山金光洞太乙真人门下火系掌门,敢问姑娘如何称呼?”不答话。如若有缘,日后自会相见吧?

天渐凉。我想去旅行,至少去乾元山,看看满山的火红。道途多艰,不觉间脚已磨破。忽感自己的不值得,那日,不是自己任性的走开了么?为什么要去乾元山?真的只是想看看山上的风景么?无奈间,停步小憩,寒风阵阵,不自觉抱紧双臂。此时却觉眼前流光泻影,似乎画面熟稔。

“山脚之下就觉熟悉,果然是姑娘你?”是我牵挂的声音呢,带着惊喜。他,也在念叨着我么?“冷么?”循声,火红色的披风落在我的肩头。“想去哪?我陪你去?”我只想证实一下自己的想法,低低的问:“你在等我吗?”他愣神一刹,随又绽出略带羞涩的笑容:“我时常去水云间找你呢,可惜你都不在。”心下释然,是呀,莲子早已采收完毕,我不在水云间呢。“这附近也有什么好的风景?”他继续雀跃:“风景么,我带你去一个地方。

这个地方,名叫风月谷。旅途中开始有了声色,不再是一个人的孤寂。风月谷,果然风景怡人,枕着桃花,我从心底开始泛起了涟漪。被他牵起的手,有些不由自住。就这样牵手了?太快了吧?

是天不遂人愿么?不久之后,妖魔横空出世,五系联手除魔卫道。作为火系掌门的他,义不容辞。临行时分,恰逢一对爱侣在月老祠前喜结良缘。他与我执手相看,道:“等我回来,我也要给你一场盛大的婚礼,还有最绚丽的焰火晚会。”

我在风月谷,到如今容颜已老,换了心绪。妖魔还在横行么?他还在为人间平定而奔忙吗?还是,他早已忘记,在风月谷,还有一个人在等他?为自己缝制的嫁衣堆起了一层又一层的灰,红色已经洗得发白。绣线脱落,喜庆的图案变型,只剩下素衣一件,孤独的晾在门口,在漫天飘动的婚乐中,那么的格格不入。

我以为,是我老去的容颜蒙蔽了他的双眼,让他认不出我来了。求来一张不老的脸,穿起当年相见时一个模子的袍子,在风月谷继续眺望。来来往往人那么多,挥扇的也不少,还有提枪的、舞剑的、擎爪的抡锤的。如果你们看到那一年的火系大弟子,麻烦帮忙告知,有一个叫白素的曾于水云间采莲的女子,在风月谷等他。

手机看攻略,电脑玩游戏两不误!
加点再也不需要切来切去啦~
下载17173APP
【专区_《问道》】最新消息第一时间推送给你